2023亚足联大洗牌,中国足球胜算几何?


2月1日,亚足联第33届全体代表大会将在巴林麦纳麦进行。此次会议的核心主题是换届选举,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党委书记兼中国足协副主席杜兆才,将以“中国足协副主席”的身份参加新一届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的竞选。能否竞选连任成功,关系到中国足球未来在亚洲足坛的走势和地位。

①FIFA理事:7选5与3选1

2019年4月底,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召开的亚足联第29届全体代表大会上,在八人报名参加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职位的竞选中,时任伊朗足协主席塔伊在投票之前临时宣布退出,竞选最终变成了“七选五”的局面。最终的结果是日本足协主席田岛幸三与印度足协主席帕塔尔同以38票排名第一当选;卡塔尔足协副主席萨乌德·穆赫纳迪以37票排名第三而当选;中国的杜兆才则以35票排位第四而当选;菲律宾足协主席阿拉纳塔以34票排名第五当选。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获得18票,沙特足协副主席哈利德·阿瓦德仅获得12票,双双落选。

微信图片_20230128222543_副本.png

四年后,报名参加新一个周期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竞选的同样也是七人,形势还是七选五。其中日本的田岛幸三、中国的杜兆才、菲律宾的阿拉内塔三人在争取连任。印度足协主席帕塔尔因为印度足球内部出现问题放弃竞选,而且印度足协还曾在去年一度遭到国际足联的短期禁赛令。

卡塔尔足协副主席穆赫纳迪因为生病,在去年世界杯之前赴欧洲治疗但未见起色,他在今年1月10日病逝。所以目前亚足联官方名单上已经见不到穆赫纳迪的名字,但现任卡塔尔足协主席塔尼已经宣布参加此次国际足联理事的竞选。沙特足协现任主席梅沙尔也亲自报名参加竞选。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四年之后卷土重来再一次报名,而且来势较为迅猛。马来西亚足协主席哈米丁,则是此次竞选候选人中的新面孔。

微信图片_20230128222546_副本.png

在同为七选五的大形势下,代表中国参加竞选的杜兆才再度当选的几率究竟有多大?从概率来说有超过70%,但从目前整个亚洲足坛的各方势力以及最近两三年来的形势发展与变化来看,杜兆才连任的几率恐怕只有33%,更直白些说就是面临“三选一”。

②沙特势头全面领先

中国被迫放弃2023亚洲杯的主办权,这对中国足球的影响与冲击是相当具有负面性的,且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更进一步迭现出来。亚足联已经确定卡塔尔接办,这就使得亚足联最看重、旗下最重要的赛事将连续三届(即2019年阿联酋亚洲杯、2023卡塔尔亚洲杯以及2027沙特亚洲杯)都在西亚进行,客观上使得整个亚洲足球的重心“西倾”更进一步加剧。过去,亚洲足坛至少能够维系东西亚平衡,而且随着卡塔尔、沙特等西亚土豪开始加大对足球运动的投资力度,特别是卡塔尔承办了2022世界杯,这种平衡逐渐被打破。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如果能够顺利主办2023亚洲杯,尽管影响力无法与举办世界杯相比,但至少是制约西亚势力的重要举措,能够维系东西亚均衡的格局。而且,国际足联之前将新版的24队规模世俱杯的首届赛事也放在中国,也是对这种力量的一个认可。但如今,在全球足球已全面正常化的情况下,国际足联在最新一次理事会会议上通过了在2025年创办又一个全新版本32队规模世俱杯的方案,且国际足联有意将此赛事放在美国进行。尽管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在世界杯期间接受中国官方媒体采访时,大谈希望中国足球能有进一步全面的发展,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那是政客惯用的“套话”,国际足联与中国足球之间的关系也已经是若即若离。这一点实际上从马宁执法卡塔尔世界杯时,只能扮演第四官员的角色上就可以看出。

另一方面,最近一段时间因凡蒂诺与沙特的关系急剧升温,他频繁造访沙特并拜见王室要员。沙特创办全新的女足联赛,因凡蒂诺都能够到场助兴,足以说明一些问题。更重要的是,之前有关“中国主办2030世界杯”的话题被炒得火热,但如今“沙特有意主办2030世界杯”的话题在国际体坛、国际足坛被反复提及。

1674916758160081972.jpg

因凡蒂诺(中)会晤沙特体育部长法伊萨尔(右一),沙特足协主席梅沙尔(左一)作陪

更关键的是,沙特否认“有意”并不仅仅只停留于炒作。埃及体育部长在去年9月份就证实,已经与沙特、希腊等国就联办2030世界杯的事宜进行过商讨。如今C罗加盟沙特联赛,其他几家俱乐部正重金邀请另一位巨星梅西加盟,所有这些都被认为是在为主办世界杯做前期的铺垫与准备。当下以商业利益为最终追求目标的国际足联以及主席因凡蒂诺,绝不可能视而不见,毕竟从有钱的角度来说,沙特完全在卡塔尔之上。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沙特足协主席梅沙尔宣布参加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的竞选,成功的机率显然相当高。四年前,沙特的前任体育部长图尔基完全看不上亚足联主席萨尔曼,因为萨尔曼10年前能够成为亚足联主席,离不开沙特在幕后的支持与扶持。图尔基甚至想让萨尔曼下台,并且搞出“西南亚足联”,暗中支持阿联酋体育权力机构负责人罗迈西竞选亚足联主席,全面对抗萨尔曼。但萨尔曼早就不是当年初出茅庐的傀儡,坐稳了亚足联主席位置后已经培养了自己的势力,成功化解了各种危机赢得连任。而沙特眼见形势不妙更换了体育部长,也更换了足协主席。如今沙特与萨尔曼也成功结盟,而且沙特也利用2022世界杯的机会重新与卡塔尔修好关系,在整个世界杯期间,沙特队相当于在主场作战。

1674916962756093047.jpg

沙特足协主席梅沙尔竞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

所以,沙特足协主席梅沙尔竞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是有相当把握的,而这也是在为沙特进一步谋求主办2030年世界杯迈出的关键性一步,争取在国际足联能够有自己的话语权。

③日卡菲代表胜算大

担任上一届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的卡塔尔人穆赫纳迪虽然已经病逝,参加此次竞选的卡塔尔足协主席塔尼虽然在亚洲足坛亮相不多,但身为海湾足球联合会主席,塔尼取而代之同样不会有太多的问题,毕竟卡塔尔足协这些年来与与亚洲各国与地区足协的关系相当密切。更何况,卡塔尔成功主办2022世界杯为其赢得不少加分。世界杯期间,卡塔尔足协接待全球足协相关人士期间也早就展开了必要的公关工作。接下来,卡塔尔还将承办2023亚洲杯、2024年第六届U23亚洲杯,所以赢得至少超过半数以上的选票,恐怕不会有太多的异议。

1674917049421099455.jpg

卡塔尔足协主席塔尼(中)与因凡蒂诺(左)、萨尔曼(右)关系甚密

日本队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上的表现有目共睹,赢得了世界足坛的一致认可,但绿茵场内的成绩仅仅只是增加了日本人田岛幸三当选的砝码而已。更为重要的是,日本足协这些年来对亚洲其他足协的支持与援助也是有目共睹,从选派援外教练扶持足球不发达国家与地区,再到帮助中亚小国培养青少年球员、建立青训体系,再到吸纳东南亚球员加盟J联赛等等。田岛幸三在四年前的竞选中获得最高的38票,足以说明问题。所以,此番连任恐怕也不会有太多的悬念。

1674917118688052246.jpg

1月26日在约旦召开的西亚足联代表大会上,日本的田岛幸三、韩国的郑梦奎、马来西亚的哈米丁、菲律宾的阿拉内塔(从右一至右四)全部现身展开公关

菲律宾足协主席阿拉内塔,可能国内很多人看来无足轻重不是对手,因为菲律宾足球在亚洲和世界上的地位并不高。但实际上,阿拉内塔是萨尔曼忠实的伙伴,目前担任亚足联下属财务委员会主席,通俗些说就是负责帮萨尔曼管好“钱袋子”的人。职场上站队很重要,放置于国际足坛的各种组织机构,同样如此。在萨尔曼已经确认连任的情况下,阿拉内塔继续当选的可能性也是相当大。

1674917262927033183.jpg

菲律宾足协主席阿拉内塔(左)与萨尔曼关系密切

于是,上述四人恐怕也就占据了五个理事中的四席。而剩下的一席,将由中、韩、马三国足协的代表竞争,这就是此次亚足联代表大会上中国足球所需要面对的现实。

④中国面临严峻形势

受疫情的冲击,中国足球在国际对外交流方面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就以此次竞选为例,从2022年8月15日亚足联正式下发参选通知至去年10月1日报名截止,参加竞选的候选人从报名开始的那一刻起,就到处展开各种游说与公关工作。

以马来西亚足协的哈米丁为例,在报名截止之后,他就专程赶赴多哈拜会了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注:因当时国际足联为组织世界杯,将日常办公室临时搬到了多哈。】这之后,在11月中旬的东南亚足联换届选举代表大会上,哈米丁原本有希望当选副主席,但他主动让出了这一职位,只是成为一名普通执委,这其中就是在为竞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做铺垫,所谓“好处不能一个人独享”。而且哈米丁目前还是亚足联下属财务委员会的副主席,担任菲律宾人阿拉内塔的助手,同样也是萨尔曼的铁杆盟友。

1674917392831054388.jpg

马来西亚足协主席哈米丁去年10月初专程拜见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

数天前,西亚足联在约旦召开换届选举代表大会,哈米丁又抓住时机亲赴约旦展开游说,并专门拜会了约旦足协主席阿里王子,而阿里王子也是西亚足联主席。而韩国足协郑梦奎也同样亲赴现场,日本足协的田岛幸三、菲律宾足协主席阿拉内塔等领导人也全部现身,展开最后的公关。

韩国在去年10月份接办2023亚洲杯的竞选中败下阵来,国内上下反响强烈,这显然与四年前韩国足协在竞选中的失败有很大关系。当时郑梦奎曾在投票之前公开指责卡塔尔足协为帮助时任副主席穆赫纳迪竞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成功进行各种拉票活动,邀请不少亚足联会员协会的官员亲赴多哈,结果名落孙山。而更让郑梦奎难堪的是,在随后的东亚区副主席的投票过程中,他甚至不敌蒙古足协主席冈巴塔(18票对26票)。一气之下,郑梦奎直接宣布退出亚足联执委会委员的竞选。在过去四年一个周期中,由25人组成的亚足联执委会中,居然没有来自韩国足协的代表!此番卷土重来郑梦奎也改变了策略,发誓要竞选成功。而韩国队在世界杯上的表现,多少也为其增加了一些砝码。

在这种形势下,中国足球所面临的形势也就相当严峻。当然,中国足协并没有坐以待毙,在之前对外交流相对较为困难的情况下,还是利用各种场合与机会进行公关工作。比如去年10月份在吉隆坡召开亚足联执委会会议期间,中国足协就与到会的代表展开交流、商讨合作;去年11月份在北马里亚纳群岛进行的东亚联盟会议上,中国足协也利用机会展开游说。而随后的卡塔尔世界杯期间,中国足协同样是见缝插针,没有错失良机。前几天在约旦召开的西亚足联会议期间,中国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也以“东亚足联主席”的身份亲自赶到现场。除此之外,中国足协还专门组成了小规模的代表团,前往中亚进行展开最后的行动。

1674917814620074889.jpg

中国足协的杜兆才(右一)以东亚足联主席身份也出席了西亚足联换届选举大会

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中国足协近期的工作是希望能够弥补疫情所带来的国际足坛交流方面的损失,或者说是将损失减少到最低点。毕竟这次竞选成功与否,是直接关系到未来几年中国足球发展的大事。无论如何,站在中国足球的大局上,希望中国足球这次能够在“足球外交”战线上取得成功,以便能够赢得一个相对较为良好的发展外部环境。

推荐文章
广告:
© 2023 7M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